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喧嚣世界之精灵传
喧嚣世界之精灵传

喧嚣世界之精灵传

(1)缘份一抹清冷的月光静静映射在充满隙孔灰岩上,將一个十米方圆地面镀得如同幽丽幻境。只是看似仙境,在地面中央却躺著一个似人非人的破碎肢体在摇摇晃晃,散得到处都是。中间是一截大腿,侧右则是块完好的手掌,还在抽搐著,另一只手掌在不远处,居然是五指撑著在颤抖爬行,只是怎样也爬不出三米开外。只有上半身是完好的,包括半连著的头. 上半身就坐在地面中央的一块大石上,头下的脖子则断了一半,摇晃著,就像一只就要坏掉的布娃娃。脖子断口处的血似乎早已流乾,不过內里却不是空的,而是另一种奇异黏稠的绿白状液体.这个已经不算是活人的破碎身体,偏偏每一个破碎的部件都在试著向本体靠拢动作,想要拼接在一起。仔细看,那个躯体似乎也不是完全密合,整个上身有一半似乎都有些微分离,並不是一般人体的完全密合。任何一个女人看到这景像,大概都会嚇到叫一声「活尸」迅速逃跑。不过她没有,一个有张亮丽小脸的少女就坐在不远处的石头上,双手撑著脸看著这个躯体,正確来说,是用那双琥珀色的双眼对视著那颗要断不断的头颅上的眼对看。今晚是夏洛人生里最不可思议,也是最奇幻的一晚。一天以前,他还志得意满地扬首踏出冒险之路,他知道不久后会有属於他的传奇,夏洛这个名字就会在整块十七號大陆上响彻,成为那传奇名单中的巔峰战士一员,即使是那並不代表就能有权有势,却意味更舒服的日子以及名声。此时此刻,他却要用尽一辈子吃奶的力量在几个小时內只能挪动不足不到半米距离,还是以如此难堪形象的方式。活尸。比死灵生物还不如的东西,没有任何称呼,即是他现在的写照。夏洛的那颗头因为连著的脖子几乎只剩了一小截而在颤动中显得摇晃,他用一双清冷的紫绿双眼跟坐在那边的少女对看。两人的视线撞击没有太大的火花,更多是相对无奈。「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好意外,你居然没死,而且你现在也不是真正的死灵生物,介於生死之间的奇妙状態,你有感觉,对吗?」少女细碎说著,像是自语,不过音量也刚好足够让夏洛听到,让他的头听到。夏洛没有理她。少女手边提起一根树枝,挪动了个角度在夏洛破碎的身体上戳戳,引得他怒目而视,少女怔怔,居然还「呵呵」笑了起来,一时之间的灿烂美丽油然而生。少女大概不超过二十岁,一身合適曲线的墨蓝长袍,將她姣好的身躯角度完全显露出来,乳白色的皮肤中带著些许月牙色的点缀,在夏洛成长起来的海港镇中,可从没见过这种女生。少女笑容反倒是夏洛也怔住,不知该笑还是生气,最后他只好双目闭起,无奈无言。旁边不远处大丛灌木林发出窸窸窣窣声响,一个身材矮小的青年战士钻出,吆喝著说:「大概十五分钟路程,往那边应该会有一处水源,大家出发吧!」青年战士是一名矮人,並没有如同大多数矮人的粗豪放肆形象,相反的他有著一张略显清秀的脸庞,瞥开不看那水桶般身躯,这在马戏团剧团中也可以扮演个英雄之类的脚色。不过现在这矮人一张清秀的脸上大半是脏污黑土,而且双眼发红,面容肌瘦,除了看起来难堪,更是难受。矮人战士在世界体系中,被定义为最有强大力量潜力的种族,隨著多重世界降临. 命运之日后,直到现在,百年时光,各个种族的分界逐渐模糊,这年轻矮人自然也是混合种族的后代,只是矮人血脉特別醇厚,並且达到了一星战士的级別.听到招呼,少女跟夏洛那颗头也以奇怪的角度扭头望向矮人战士。少女灿笑:「辛苦你了,安卓,没想到你还懂得找寻水源技巧。」安卓微微脸红,呵呵回应:「这没什么,我小时在地底生活过几年,摸黑找路不算难事。」然后他转而望向旁边的夏洛,带著一丝同情问道:「兄弟,还好吗?」是个蠢问题,不过夏洛还是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说:「过得去。」配上那断得到处都是的肉体,夏洛的阳光笑容让安卓也不禁冷风阵阵。安卓用手抚去脑袋上的汗珠,安慰似的说:「找到水源也就能够定位出大概方向,要离开这永夜森林,该是不难. 」一个惨淡嗤笑突然响起,三个人目光都望向侧面地上,一个趴著的身影,这人翻了个身,慢慢坐起来,好像刚睡醒般打了个呵欠,他看看三人,一脸笑得诡异,盯著矮人说:「说笑话吗?不难?你以为这里是哪?永夜森林,看看那小子的下场,一个有死魔將军盘据的地点,我们还能剩这几个人,已经是世界之神的庇佑。」坐著讲话的人身形乾瘪瘦小,有一颗稀疏毛髮的头和倒三角眼眉,活脱脱就是一个盗贼职业般的猥琐形象,然而他身上一整件沾满了脏污的黑白长袍,上面绣著的大十架图示却显著表现了属於特定职业才有的纹饰。暗战牧师。与矮人战士种族道理一样,牧师这个职业在多重世界之日后的巨变下早已不再如此单纯,发展出混合式的传承。暗战牧师是其中一种单打独斗中最厉害的职业.安卓听了坐著的那人说完的话,一对矮人鬍也隨而翘起,这是恼怒的象徵:「那傢伙应该短时间內不会再杀过来,我们就趁这时间想办法离开,不对吗?」还是一声嗤笑,只是那人没再吭声。「离开是一定要离开的,只是他现在这样很难移动吧?」一个宏亮的声音靠了过来。一个高大伟岸的身躯顿时將坐著的暗战牧师整个盖过,走来。这是个身穿魔装链甲的战士,將近一米九的身高,那套从上到下几乎连接著的深红色链甲,上面点缀著许多花纹与孔洞,並不时有奇异辉光闪烁穿梭。能够穿著这样的链甲的人,只以装备判断就几乎可以確定是三星级別的战士。而且这不只是个普通战士,除了那一身带有诸多特徵的样式链甲外,在这个高大男人坚毅的面容上,还绘著深蓝色图腾,在右半边脸上,从额头一直延伸到下巴处。这个图腾同样是十七號大陆上最显眼的標记之一,即是最大宗教组织,圣裁议会属下最高战力机构的圣堂皇卫.「夏洛阁下,你身体现在有感觉吗?」夏洛听了他的问话,默默感觉著。不久前那生死一瞬的感受仍然持续在心中,那是一种由酸、痒、痛、苦以及各种微量差距聚集放大形成的混沌,通透了全身神经的知觉. 是痛苦两个字都无法形容的经验,夏洛肯定这感觉將会记得一辈子。夏洛苦笑仍旧,说:「巴雷莱因阁下,如果说我现在感觉其实不错,算是好事吗?」因为体会过那样的痛苦,即使是普通无恙的正常状態,如今居然是感觉良好。叫巴雷莱因的圣堂皇卫有著凌驾大陆一流贵族的礼仪训练,面对任何人他都能展现出真正的风度姿態来,听到夏洛说不错,巴雷莱因那张坚硬的脸上表情皱得更紧了,像是正在淬链的铁石。从圣堂皇卫现在这样看自己的表情跟气势,夏洛感觉到一丝不安以及危险.巴雷莱因的口气变得乾涩:「夏洛阁下,你清楚自己正在变成什么吗?」「或许吧!」夏洛扭著那颗摇晃的头回应,週边散开的肢体又靠近了一段距离.「被死魔將军直接触摸过的普通人类会有机率逐渐死亡或者是化为活尸,而从你身上看来两种情况都不是,反而觉得感觉更好,这样就麻烦了……」巴雷莱因的眉头已经锁到极限,两条快形成八字。「有多麻烦?」矮人战士跨一步过来,反覆看著两人。巴雷莱因没有回应,只是抬手握上了腰间的剑柄。简单的动作旋即让这片平地的气氛绷紧,圣堂皇卫身上的凛凛气势以及威压已散佈开来,並锁定一个点在夏洛身上。坐在地上的暗战牧师突然抬起头阴惨微笑:「不就是死亡骑士那一类的东西吗?大惊小怪。」巴雷莱因气势一滯,侧眼瞪了牧师一眼:「你要干涉?」「你觉得呢?」牧师的微笑面向巴雷莱因。本来凌厉集中於夏洛身上的气势,现在则成了两团针锋相对的气息。暗战牧师在大陆上一直有黑暗职业之一的称呼,很多时候都被归类在邪恶阵营中,与光明骑士一般的圣堂皇卫自然不同。「各位……不要在这时候內鬨吧?」安卓揣揣不安地劝著。没人理青年矮人。巴雷莱因再跟牧师互瞪两眼后,转而看向始终不怎么说话的少女身上,声音柔顺地:「帝若芬小姐,你是魔法师,应该看得出来夏洛阁下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情况,如果……不先送他上路,等到他转变成死亡骑士,在跟死魔將军呼应后,我们都不会有机会了,就算找到水源也没用的。」帝若芬丟下手中的树枝,缓缓摇头,琥珀双眼冷然对视圣堂皇卫,淡声说:「就算他变成巫妖王,我也不会对他出手。」巴雷莱因:「……小姐不需出手。」他的手已握紧剑柄。「没错,我不会对他出手,但我会阻止任何人对他的出手。」听到帝若芬简单却篤定的回答,巴雷莱因手僵了僵,神情也瞬变几副。夏洛有些意外,看著少女小小的侧脸,那玩笑中却透露著坚定不移。才认识不到半天,他没有想到,这带来地狱的缘份似乎也不全然是坏事。剑拔弩张氛围中,夏洛开始回想不久前一切。 (待续) (2)冒险在此之前八个小时,夏洛一人正坐在奇巧城一间有著情报集散地称號的酒馆享用早餐,说是享用是一种形容美化,其实只是他实在饿了太久。他佔据著最小张的一个座位,身子也只坐了一半,剩下一半则是堆起了餐盘.拥有一星战士潜力的夏洛,体格不算高壮,却也足够强健,旅程持续了一天才到站进食,几乎快被飢饿击沉。当他到了这负盛名的酒馆后,第一件事做的不是打听情报,而是把这里当成餐馆处理。酒吧柜台是一个上了年纪的枯瘦男人,十几年的经验什么人他都见过,从大英雄到大恶魔一般的人物,都曾出现在这里过,也因这悠久见证,这经营了超过百年的酒馆也已重建过七次,而男人也只在这渡过了三分之一的时光。男人拥有丰富的情报网以及流利的沟通技巧,这也是他能够继续经营这物价特別高昂酒馆的立基点.柜台男人看了看夏洛,確定他確实没有要向自己打听情报的意图,就真的只是来吃东西,男人反而有股失落,透露情报並且从来客口中掌握新情报一直都是他最主要的工作內容,他也只能当作又一次遇到个案奇人,想吃东西不去专们餐馆居然来高消费的酒馆,而且还一杯酒都不点!没有什么人特別注意夏洛,只有在他刚进来时很多人本能地观察了几眼,外表普通打扮普通连显现在外的潜力也是普通中的普通底阶,不过仍然是训练到了接近一星战士的潜力门槛,而不是已经具备了资格。光是一星战士在奇巧城的军队就能拉出一排军官来,在命运之日后的时代,一星称號不再配称曾经的强大,虽然还有更多门槛以下的战士充斥就是。夏洛吃得飞快,两手都握著汤匙,疯狂扫著餐盘,双眼也盯著食物,看起来是相当专心的,不过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此时此刻,属於身体中的专属能力正在热烈发动著。夏洛不只双手和嘴巴在动,耳朵也以固定的频率颤动中,酒馆上下两层群聚的人流构成的声潮是四散混乱的,当经过耳朵时却化乱为整,自形分析解构,就像经验丰富的音乐家在听判音调之类的思维.有用的信息不太多,已经相当一部份地被擷取出来。淡淡微笑从而浮现在夏洛面上,『叔叔说得没错. 』他心想。教导夏洛成为一名合格战士的,是一个老得快要踏进棺材的叔叔,在他正式掌握足以出来闯盪的能力之后,叔叔人不就不见了,也不知道是有事离开还是去別的地方躺棺材。叔叔教了他很多,多到有许多都是他现在不能理解掌握的,却还是想办法以文字记忆下来,其中一项有別於纯力量战士的能力,正是叔叔费尽心思传授的。听判解析。夏洛成长的地方是在海拔高耸山林地带,天然环境造就適合於武僧的体质,叔叔则培养他学会使用各种利刃,长剑是他最熟悉的兵器,初次踏上冒险征途,他选择了一柄轻剑,剑没什么特別,还有些岁月侵蚀,不过这是叔叔留给他的唯一东西。听判解析不是容易学的技能,夏洛足足花了十年训练,在山林丛野之间学会倾听生物,学会平心静气感受天地生机,在极静之中能够適应,在极动之中自然更能从容面对。酒馆的谈话吵杂混乱也是一种极动。他掌握到了至关重要的一个情报,许多一星层级的战士都在討论关於两百五十公里外,永夜森林的一项秘密,有那么多人在討论,自然柜台男人肯定知道,夏洛选择不去浪费时间打听一些表面情报,叔叔曾经教过,真正的情报都在不经意间,听判解析正是为了抓住这个机会。永夜森林传说每一千年就会在中心主场之地诞生一颗生命的祝福。生命的祝福。形似水滴,小如蚂蚁,然而所含能量,却是十只巨蚁女皇的总和。只是传闻稍稍出现,在这个季节本来应该是萧瑟无人,现在却塞满了人潮。夏洛没想太多,一填饱肚子隨即离开情报酒馆,朝向奇巧城东南方向,朝向某类人集散地而去,那就是城市的集会所。集会所在奇巧城共有三十处,分佈成四块区域供团体使用,夏洛的脚步最后停在一间最大的集会所前,集会所摆设大都相当简陋,就是一个较大的空间跟接待处,一张桌子就横在接待处门前。这个临时佈置好的会所是在一个月前完成,却没有公开召人,而是藉由消息流通来召集佣兵与自由战士。幕后人士是城主公爵儿子的命令召集,负责人是一名剽悍的三星巨斧战士。在听了夏洛来意后,巨斧战士上上下下地看了夏洛好几眼,淡淡地说了句:「连一星实力也不具备,跟我们这趟出去你也就是个炮灰,回去练练再来。」对於羞辱,夏洛也没有太过在意,微笑中他抽剑出剑,向高大巨斧战士连劈三剑,巨斧战士三星的实力绝对算得上一流高手,从夏洛抽剑动作还未完成,他就侧移开来,手伸向旁,握上巨斧。这种衝突在集会所区域从来就没有少过,巨斧战士能够成为城主儿子的召集人,自然是经验丰富,眨眼间两人就隔著张桌子交手两回。两人无伤,只是各自退开,夏洛多退了两步。巨斧战士脸色变了变,放下斧头,沉声的说了句:「你录取了,时间也很刚好。准备好自己,六个小时后再来这里,我们就要出发往永夜森林。」夏洛微笑答谢,毫不浪费时间,他旋即绕去商业区的杂货街。杂货街上自然是很多人的,不过当他走到某一段路上时,突然变得宽敞,原来是很多路人让到了一边,让开了在中间正在爭吵拉扯的一男一女。男的是一名穿著华丽套装的年轻人,只从外表看就已经知道是贵族一类的人士;而女的则是长相普通,只不过有著极为姣好的身段,还有一双似乎会慑人魂魄的琥珀色双眼。夏洛刚好就这样踏入两人爭吵的圈圈范围之后,与少女那双琥珀色双眼对望后,夏洛突然不自觉一阵头晕,身体微微一晃,他踏后一步才稳住身体.侧对夏洛的男人也察觉似地看了他一眼,神情中充满了天然睥睨,他没有理会夏洛,而是继续握著少女的手说:「你別傻了,为什么要这样自己跑去冒险?我的团队今天就会出发,就算你执意要去,让他们保护你,把他们当肉垫奴隶来用都没关係,別要让我担心!」琥珀色眼瞳的少女只是皱了皱眉,答了一句:「这跟你没关係吧!」「你说什么……一直以来我怎么对你,你都清楚。」年轻贵族用力捏紧了少女的手。少女微微吃痛,接著眉毛一跳,一丝电光陡然在两人双手接触处闪现出来,不过年轻人丝毫没有畏惧,而是踏前一步,让两人贴得更近,他那只手上同样爆发出一点灼热,光与热瞬间交碰发出的响动嚇到路人,一些围观的人开始害怕跑掉。年轻男人一丝狞笑从嘴边迸现,还准备要说些什么时,突然肩膀被人一拍,年轻男人扭头,微怔看著夏洛。「放开这个女孩。」夏洛一本正经地说,连口吻都似乎柔和起来。这句话一说出来,年轻男人不只是怔住,还张大了嘴巴,那连吃惊都无法形容的神情上抽动著脸颊,像是看到了黑暗魔神降临.「听不懂吗?还是我口音不標准,我,说,放,开,这个女孩。」夏洛一字一顿,那拍在年轻人肩膀上的手还跟著他说的话一拍一震。被抓著手的琥珀色眼瞳女孩也笑了,眼神中荡漾的盈盈笑意除了开心还有著更深的一些什么. 夏洛虽然看到了却不是很清楚,只是奇怪的是为何自己就这样踏上前来插手了,几乎是本能般的举动。週边一些路人开始像看蠢蛋式的眼光谈论著夏洛。年轻男人合上了嘴巴,一丝狞笑再次浮现,说:「你不认得我?外来人,佣兵?」夏洛点头,回:「你说得都对,不过还是先放开她。」年轻人像是看见了好玩的玩具似的,还真的放开了少女的手,转过身来面对夏洛。如果说刚才灼热的气息是一点,现在就是一面火墙靠过来的感觉.夏洛虽然成长於山野绿海,很少进城镇,却也是明白,眼前这个衣著华丽並且带著天然傲慢的年轻男人可能不只是个贵族,还是个魔法师。他没有训练如何短暂瞬间就观察出对方阶级的能力,却还是明白,这个看起来跟自己年纪差不多的男人,阶级似乎在自己之上。年轻男人狞笑中,另一手抬起,就要放到夏洛那只伸手搭肩的手上。而那只手,已经带上了连旁观路人都看得到的明焰。夏洛退开一步,手也顺势从年轻男人的肩上让开,恰好与那带著明焰的手错开. 年轻男人狞笑依旧,他则踏进一步,那带明焰的火像要握手友好般的朝夏洛正面迎去。夏洛退后同时已然拔剑拧腰,这真正的一剑劈出,年轻男人如果不闪那就是手掌分离的下场。而年轻男人那只燃烧明焰的手势丝毫未慢,就要向夏洛的脸上盖来。「劈哩!」一丝电光闪过,击打在年轻男人腰际,带动他整个人的躯体,从狞笑变为痛苦,歪了一歪,他手上的明焰隨而散去。年轻男人委顿在地,双手护著腰侧,那边正有一丝烟卷在上升,他扭过头来恶声说:「別以为父亲宠你就可以这样,你跟一位外人一起对付我,我现在就要去报告父亲,你想去死就快点滚去死吧!」愤怒咆哮完,年轻男人狠狠瞪了一眼夏洛,从侧边跑掉。看著年轻男人跑掉,琥珀色眼瞳少女才收回了闪烁著电光的食指,她的手修长洁白,连电光在那白皙的肌肤下也隱隱有被盖过的感觉. 她用手拨了一下那头漆黑如墨的长直髮,走到仍旧保持賁张姿势的夏洛面前,说了一声:「谢谢. 」只有两个字跟那一眼,少女就跟夏洛擦身而过. 足足五秒钟,夏洛才缓缓站直,神色复杂地扭头看著消失於人流的少女。他逐渐明白刚才的衝突是怎么回事,並非这少女的魅力足以吸引他去帮她,而是那一双眼,在对视后的一瞬他就像被什么引燃了衝动般上前干涉,一直到刚才那个年轻男人走后,他旋而未撤的剑姿本能並不是朝向年轻人,而是少女。少女显然也是个魔法师,而且绝不单纯是一个普通魔法师,否则也不会让夏洛突然这样衝动。「被阴了。」夏洛苦笑,收剑,继续去做要做的事。半小时候,夏洛重新回於集会所前。出发前,集会所前面集合了超过三十个人的团队,大多都具有一星级別的实力,这也是巨斧战士筛选的標准,而如夏洛这般另外被他认可的,也有七名。夏洛的脸色很快变得不对劲,因为他看见了负责人那个高大巨斧男正在跟一个年轻男人討论事务,而且显得极为恭敬,似乎就是幕后负责人。那就是刚才那个叫嚷著被他插手的年轻男人。夏洛神情忽明忽暗,实在有些后悔。年轻男人也注意到了夏洛,怔了怔,那狞笑又出现,向一旁的巨斧男多聊了一会,巨斧男的神色也微微变化,还点了点头,看了夏洛一眼。夏洛已闪到了角落去,他现在知道还是低调为好。片刻,负责人走上来,突然拍了拍夏洛的肩膀,说:「等等好好干,我看好你,如果活著回来,还有別的任务可以接。」『莫名其妙。』夏洛强烈的这种感觉浮现,不过他也没有太在意,他也不会去在意,他更是不怕。现在的他惟有自己,需要用手中剑去创造未来。 (待续) (3)死魔夏洛没想到这么快又会见到琥珀色双眼少女。而且还是在这么惊险的情况下,超过三十人的一星团队在进入永夜森林后不久隨即折损了五人,夏洛也已然浑身浴血,被他斩杀在剑下的森林殭尸超过三十只,如果不是团队內有几个特別强大的三星战士存在,夏洛大概也已倒了。不过其实他相信自己不会倒,而是逃。不过那几个人在,他反而就没必要去思考这招。三星战士中最强大的就是圣堂皇卫巴雷莱因,他甚至不用出剑,只是那一身华丽的魔装链甲就威力无穷,拳头挥动间就可以打爆一个个森林殭尸。森林殭尸只是永夜森林中最弱小的魔物之一。圣堂皇卫並不是被徵召来的佣兵,只是机缘恰巧下由城主本人出面邀请来到的,每一名圣堂皇卫在这个地方都能算得上是一名大人物,即便是大贵族也丝毫不敢得罪。再次见到女孩当下,她正陷於危机. 能够单人进入这永夜森林到这里,已足够显现这个少女魔法师的强大和天份,不过也仅止於此了。就在一棵漆黑的大树石旁,这是一片较为宽敞的空地,旁边流淌著细小的水流,流过的水是蓝黑色的。空地上,女孩被高高提起,她週身迸发出虹彩般的光晕,似有无形力量,抵抗著握住她脖颈的那只黑手。黑手的主人全身焦黑,穿著一套彷彿燃烧著狱火的黑甲,只从气势上来说,就已超过圣堂皇卫一截。「死魔將军!」巴雷莱因金色的长眉向內一抖一动,他手中剑颤烈著。死魔將军是远远超越星级评价的传奇之一,从十七號大陆战力序列上来排,是属於前三十名最强大的个体存在。死魔將军由死亡骑士晋升而成,而这晋升的代价,便是至少一百名死亡骑士的彻底消亡。位阶置换法则,是以每一名死魔將军,都是踩著同类的尸体坐上宝座。死魔將军一般不轻易出现在平常地方,在平常,永夜森林不过是中小型魔物的聚集地,在千年匯聚的时刻,就连死魔將军也会依照本能来到这,同样是为生命的祝福而来,拥有些许智慧的死魔將军第一本能仍然是杀人,不是寻宝。杀死拥有魔法或力量的强者,吸食虚空魂魄,便是此等高等魔物晋升的立基点.琥珀色双眼女孩对死魔將军来说,自然是无上美味。死魔將军全身黑甲散发实质凛凛黑色能量,如张牙舞爪的蛇线。將军同样是一张骷颅脸,眼眶中黑红色的明焰永燃,有著一头舞动著的黑色捲髮,实际上那是燃烧著的黑焰,左手胁制少女,右手握著黑焰巨剑。身週,围绕著高级殭尸军团,最强大的殭尸甚至拥有一星战力,並且全副武装.另外还有两只死亡骑士,骑士浑身散发著金亮光焰,手中是一把烈焰长剑。在巨斧战士首领带团队出现在三十米外时,他们就自然地转过来面对眾人。无需命令,死亡骑士烈焰长剑向眾人一指,高级殭尸各各发出「喀兹」声面向过来,有的扑跑,有的跳纵,有的攀爬,扑杀而来。「蒂若芬小姐!」队伍中,一个发出凌厉气息的老者上升至半空,老人有著一双比所有人都还要厚实一倍的拳头,上面套著一层铁甲拳套,在指节边缀著厚茧,在他看到琥珀色双眼少女的瞬间,就已鬚髮扬起,双眼赤红,急切激烈,怒吼怒叫。直接越过殭尸军团以及死亡骑士,老人似乎成了燃烧的火球,向死魔將军双拳轰出,那比圣堂皇卫都要厚上一圈的臂膀显示了老人的职业以及力量。三星武僧。几乎是毫不保留的出了全力,將自己化为一丛炙烈火焰,这展现出来的担心以及要將少女挽救於万一的杀势,也震动眾人。激战!接著老武僧出列的正是巨斧战士首领,他两手各握一柄,旋转起来如同一台人型风车,迎面三只持刀僵尸即刻就被拆成十三片段。不过也只有三只,在巨斧战士賁张的气势攻击下,第四只迎上的就是闪烁著烈焰的死亡骑士长剑。死亡骑士属於三星高位阶级,然而不只如此,它们已是属於拥有领导智慧的强者,这一剑就是趁著巨斧战士力竭当下劈来的攻击。直接斩下了巨斧战士握斧的右手掌,燃烧「嗤嗤」声中,手掌带著巨斧沉重下坠。巨斧战士痛吼一声,另一斧猛然砸在死亡骑士肩上。佣兵团队与殭尸军团激战的呼啸声陡然黯淡下来,因为更大更响的碰撞声就发生在老武僧跟死魔將军对决上。死魔將军那盪漾著惨绿色的手放下了少女,转身握剑,黑焰巨剑带过数道暗影轨跡,层层重重撞上成为火球的武僧。「轰!」轰然声响中,週边那棵灰色大树强烈左右摇晃,將最上面的树枝树叶摇得满天乱洒,又在两名强者能量轰击下如龙捲风般上下飘盪.老武僧落地,微蹲,第二拳轰然击向死魔將军头颅.「碰咯!」这一拳完全轰实,一丝碎裂的痕跡也在死魔將军额上出现.老武僧没想到这一拳轰得如此顺利,还没来得及多想,他就感觉到胸口突然变热,低头一看,黑焰巨剑剑身一半已经插入自己胸口,他又抬头看了看死魔將军那张燃烧著的面无表情骷颅脸,还有躺落在地上的少女,眼神掠过一丝慈爱,然后就是僵硬跟死灰。死魔將军横向一动一抽,老武僧直接分成两半,在黑焰巨剑上逐渐熔蚀.老武僧死后,第二声响彻空地的痛吼再度出现,是巨斧战士首领,强悍表现引来同样强大对手,另一只死亡骑士不知何时从侧面將烈焰长剑刺入首领腰际,喷薄火焰瞬间就將血肉凝乾。首领战士实为强悍,在见到老武僧死去一瞬间,他也爆发出最后战斗力,两手鬆开斧柄,跳到两只死亡骑士中间,分別握住了他们的头颅,怒吼声中,用力闔上!骨裂声中,两只死亡骑士的头一起碎掉,不过两把烈焰长剑也完全贯穿了首领战士,將他整个身子引燃,他甚至来不及吼出最后的痛。一种诡异却又清明的颂咒声以难以形容的旋律响起,一个穿著黑白牧师服的枯瘦男人徒步走进殭尸军团圈,然后最接近的居然无声无息散了架,一堆碎骨叠堆相错在原地,只有星级殭尸没有瞬间殞灭,不过行动流转间也受了强力限制。在他经过的两米范围处,几乎尽皆一空,只是枯瘦男人却没有接近两只死亡骑士跟死魔將军,只是处理著自己附近的殭尸。死魔將军看向远处,眼眶之中黑焰闪烁,脚步一踏一震,黑焰巨剑也劈斩地面,剑锋所向,黑色裂缝颤烈沿著地面行去,五名一星佣兵瞬间四分五裂,並炸成了满天黑烬.死魔將军的强大一击诡异如此,几名佣兵开始退却,在看见了团队最强大的两个人都在瞬间战死后,有的人心生怯意,开始向后跑。头颅破碎的两名死亡骑士缓过来后,也分別开始进行挥动烈焰长剑屠戮,不过他们同样避开了枯瘦男人的颂咒路线,已受了伤。这其实是势均力敌的一战,只是开战之初实力强大的老武僧过於衝动,在第一时间就送掉性命,毕竟是临时组成的佣兵团队,没有任何决心忠诚,加上首领第一时间战死,剩下的人自然是一盘散沙。遇见死魔將军这一类拥有黑暗领地的主宰,这样的下场从来没有少见过.死魔將军又是一技范围杀斩,这次有七个成为了黑焰巨剑的滋养品。死魔將军看了几眼,似乎已看出战局再没有意外,转身,將注意力重新拉回地面上的琥珀色双眼少女。少女不知何时也张开了双眼,与死魔將军那双黑焰火眼对望。死魔將军黑焰火眼好像凝住,身体也没动。就这样僵持了好片刻,死魔將军才伸出那只燃烧著特惨绿火焰的手,似要突破艰难的要去握少女雪白脖颈.「给我停手了!」一个清越的声音响起,死魔將军全身陡然晃颤。將军头一扭,看到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合身向自己撞来,不过看起来没有丝毫效果,反而是那年轻人自己摔得齜牙裂嘴,没有理他,绿火焰的手继续下探。剑锋闪过,下一秒年轻人突然就以那不像剑姿的半躺姿势半蹲起来斜刺出一剑,这力量劲道在死魔將军眼中完全不值一提。死魔將军的动作一滯,多少年没有的惊讶表现在眼眶的火凝住,他扭头再看年轻人,原来那一剑不是要劈自己,只是要阻挡,剑势角度来得极为巧妙,正好就从侧面卡入死魔將军腋下手肘处,力量不至於伤到,却也没有办法动。黑焰巨剑微动,扭过一个角度劈向夏洛,不需要劈到,光只是剑上黑焰,就足以灼杀夏洛这种等级的战士。「喀拉!」夏洛仍然没事,刚才那卡著的一剑隨著將军的动势抽出,隔在將军握剑手掌上,向上撑开.黑焰屑火闪落,仍然险而又险的避过这一剑。死魔將军眼眶中的火又凝了一凝,以他简单的强大思维,如此弱小对手居然接连两次闪过让他也感觉到惊奇。只是再没有第三次了。夏洛的动作虽然轻微,事实上使出了浑身解数,叔叔教的毕生闪避技艺。死魔將军直接放落黑焰巨剑,让夏洛的平衡崩解,然后那只燃著惨绿火焰的手就改而握住夏洛脖子,將他提了起来。惨绿火焰瞬间漫延他整张脸,整张脸都成了绿色。一口血从他嘴中喷出,那喷出的血雾中也已经是淡淡的绿雾.死魔將军眼眶中的燃烧突然完全停住,僵硬的扭头看著某一个方向。那足以让他天然畏惧的气息。圣堂皇卫巴雷莱因在这时才如一颗新星冉冉升起,他手中的骑士长剑连著他一起化成了一把十字架的巨大虚状,轰然向死魔將军刺来。半个空地已经是耀目欲盲的光,將漆黑如墨的黑焰遮蔽。死魔將军突然发现他提不起地面上的黑焰巨剑,旁边,少女蒂若芬不知何时已回復了意识,以突起的食指戒指,对准了死魔將军的那只手掌。僵硬术!这最初级的法术能得以作用在死魔將军的身上,除了少女恰到好处的时机施放,將范围侷限至最小范围,死魔將军的忽略也是原因。「轰!」十字型巨剑穿透了死魔將军,將他那张脸上黑焰尽皆浇灭。一种沙哑难听到极致的声音从死魔將军身上尽数发出,像有数十个婴儿一同啼哭。他用力推向巴雷莱因,后者则是自动倒闪一步,並看著死魔將军高高跃起,燃烧著,攀上大树向另一棵树盪去,转眼间就消失在几棵树外。圣堂皇卫吐出一口浊气,终於坐倒。虽然有与死魔將军一战的实力,可他丝毫没有把握能够杀死对方,能够重伤这等上位魔物,又能不受重伤,整个圣白议会中,还没几个人能单独做到,即使是靠群体消耗战。夏洛平躺在地上,他觉得整个脸都在热起来,隨著脑袋也开始有同样感觉,他意识清楚,却好像要飘起来似的。战斗还未结束,两个没有头颅的死亡骑士终於迎面撞上了枯瘦男人。暗战牧师杰西邦特,面对受了伤的死亡骑士停止了讼词,而是双手提起,在他独特的手腕花纹下隱隱点亮一种奇诡图案,死亡骑士想要迈步向前递出长剑,后脚如同被巨力扯住,於是两个死亡骑士拼命向前,却又上身仰后的滑稽举动反覆出现.影缝术.黑魔法的支系之一,能够將这种魔法应用在死亡骑士这类高等魔物上,暗战牧师的魔法造诣至少是一星级別.这时他指尖反覆亮起一点白芒,如同萤火虫般的光亮一一点缀十指,然后双手一甩,十点萤辉飘飘荡荡,分成两边落到死亡骑士身上。有眼尖的人看出那是治癒术的光芒,在死亡骑士身上,则是毁灭的顏色,他们发出了类似死魔將军的哭声。黑白魔法的混合高级运用,即使无需星级战力,也已算上了大陆顶尖强者。挣扎中,死亡骑士仍然知道杀戮,在附近只剩不到六名佣兵,他们看到死亡骑士陷入如此状態,就想要上来一举杀之。两名死亡骑士同时发动了属於他们的最强杀招,死焰飞舞。两把烈焰长剑炸裂成一阵旋风,將那六名佣兵带上了半空,落下时则成了十八块.暗战牧师不知何时早就退到十米外,死亡骑士的爆发同样是他无法阻挡的。死亡骑士身体隨著鎧甲正在一块块剥落、分离,这是行將死亡的標誌,不过他们还能战斗,一个朝向暗战牧师走去,另一个朝向大树旁,圣堂皇卫的光芒足以吸引真正的黑暗。巴雷莱因冷哼声中,踏步展臂,圣堂兵剑发出濛蓝光亮,带出破灭般的凛然气息透入死亡骑士胸膛,手腕一扭,整只死亡骑士在他剑下直接变成满天碎片。巴雷莱因抬头,看向暗战牧师那边,这一点点时间,另一只死亡骑士也已倒在他面前分成四段。冷冷一瞥后,圣堂皇卫就让开视线。「谢谢你,又帮了我一次。」少女的脸横著出现在夏洛的视野中,除了那棵树就是她的小脸跟琥珀色双瞳。本来在街上遇见那次少女的神情充满了狡黠,这次则是真正的喜悦。夏洛想说没什么,却觉得三个字说出来好像很久很难,舌头的神经彷彿打结般。他突然双眼瞪大,视野中那棵大树上一个黑影陡然扑了下来,是一只躲藏的高等殭尸,殭尸腐败中朝向少女坠落!来不及去思考为何会有殭尸如此聪明这样躲著,他奋尽全力才好不容易能有所动作,不过感觉中他动的不只是手跟脚,而是全身部件。在圣堂皇卫跟少女双重惊讶目光下,夏洛的双手双脚一起飞了起来,朝向半空的殭尸撞去。確实挡住了,虽然只有一秒时间,对另外两人来说已经足够反应。一个出剑,一个出指,剑击魔轰之下瞬息就將这只殭尸处理得四分五裂。意识清楚地看著自己四肢隨著殭尸一起纷纷下坠,夏洛清楚明白,这是真正的灾难,初出冒险,却可能已是他最后的旅程。 (待续) (4)五人只是发生在几小时前的一切,隨即就將夏洛初出冒险的雄心壮志消灭殆尽.从叔叔那边听到的故事多,可从没听说过有什么大冒险家或英雄是名死亡骑士的,即使成为死灵高位阶级,那也是受限於这一暗黑力量体系下的奴隶.邪恶、恐惧,亡灵噬人不单只是为了那血肉,事实上是在令行將死亡的魂魄感到颤慄痛苦,如此负面情绪形成的灵魂以及血肉,是黑暗生物强大滋养物。夏洛现在根本没办法想得这么远,看著圣堂皇卫大人展现维护正义的气势以及手中那把凛然想要挥舞的骑士长剑,把自己拿来当作豆腐切看来才是他想做的事。巴雷莱因如英雄般的形象,此刻却让夏洛感觉到真正的厌恶。少女一席话后,賁张的情绪又僵了僵,圣堂皇卫那只抽出一半的剑也跟著停住。少女虽然神色淡然,却丝毫不是在开玩笑,身週游离的魔法能量正藉著魔网一点一滴在她意识下凝结成阵。少女的態度一表明,坐在地上的暗战牧师突然大笑三声,对少女说:「说的好,自以为正义转头就想杀死刚刚一起战斗的伙伴,果然是正义协会,圣堂会议的狗没有白养,这位圣堂大人,要连她一起作掉吗?」「呛啷!」杰西邦特的话让圣堂皇卫的骑士长剑怒然出鞘,刚才僵持而賁张的氛围隨著巴雷莱因的愤怒劈向地上的暗战牧师。地上旋即裂开一道缺口,暗战牧师的身体没有跟著裂开,而是在说话同时已经半蹲起来退开一步,恰好让过了这愤怒一剑,同时圣堂皇卫身上的高品质魔炼甲开始闪起各色光芒,暗战牧师颂咒出指,黑魔法负面状態正作用在对方身上。巴雷莱因面上怒色忽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审慎评判二暗战牧师的眼神。不过暗战牧师很快就撤去了黑魔法,意味深长地微笑说:「原来正直的圣堂皇卫也懂得耍心机,还好没被你骗到。」巴雷莱因冷笑:「你也不简单,黑塔如果都出像你这样的小人,大概势力早就君临大陆了吧!」暗战牧师冷哼不答。巴雷莱因刚才的怒意只有一分,却放大了九分,出剑也只有三分力量,他想引动暗战牧师的实力,藉此一探虚实。暗战牧师则早已预料到圣堂皇卫可能突如其来的攻击举动,现在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巴雷莱因不只实力强大,而且是个极富心机的聪明人。真要发生什么衝突,他有很大的机率会战败,而在目前这个危机四伏的永夜森林中,即使他能战胜对方,那又如何?更危险的处境?圣堂皇卫確实是个聪明人,他忍住不一刀劈开暗战牧师的原因自然也就是来自这环境的威胁.「原来黑塔跟圣白议会的关係已经变得这么差了,在这你们也想打架,巴雷莱因大人,你会把我们都当成敌人吗?」后面少女的声音响起。「当然不!」巴雷莱因如风转身,一脸热切急著辩解。「立场不同,我对黑塔不予置评,不过蒂若芬小姐要明白,您所出身的魔网研究会,一直都与议会保持良好关係. 」蒂若芬盈盈站起,横跨一步挡在夏洛面前,说:「所以我也不想破坏关係,不管他会变成什么,到时该做什么我就会做,但是现在他还是个人,是个救过我的人。」「我明白了。」巴雷莱因嘆了口气,收起长剑,看著少女也看了一眼夏洛。「我们……这就出发吧,夏洛,你有办法移动吗?试试?」被忽略的矮人战士跟著说,先前大战中几乎也没看到这个矮人战士出手的身影。夏洛点头,凝神看著地面上正在向自己移动的四肢,身体上的四股缺口除了顏色诡异的光辉外也隱隱透著奇异的威压,这是能让週围几人都感受到的直觉.夏洛此时咬牙,神色瞬变几次,驀然大吼一声,靠在岩石上的半身昂起,地面上四肢剧颤,下一刻陡然飞起,如有意识神引般接驳回本来缺口。接驳当下,夏洛神色转青,剧痛隨而袭来,他狂吼,吼出的每一个声音都带著一点威压,波及四週.站最靠近的蒂若芬也不由得脸色苍白,加持魔法「精神巩固」上身。圣堂皇卫身上的魔链甲再次闪烁,几乎不受影响。暗战牧师则是不断低唸咒语,矮人战士见势不妙,早就退到了最远位置。巴雷莱因面色铁青:「死亡骑士的威压怒吼……」夏洛站了起来,本来偏绿的眼瞳此刻沾染了一半灰白,而且他居然还微笑了起来。「走吧,我还顶得住。」蒂若芬上下看了看,也跟著微笑:「嗯。」其他三人神色古怪。当然顶得住,等转化成死亡骑士就顶得更足了,只是那时候这人也不再是夏洛了。三人心中不约而同这样想。拨开草丛,安卓走在最前方,引著所有人前进,向可能的水源地方向去,夏洛走在最后面,他的脚步仍然略显僵硬,不过步伐间却是越来越有力,他感觉到自己胸口中有团火正在烧,四肢中的血也正在沸腾,实际上他也不晓得那能不能算是血,由三种顏色混合的身体已算是半亡灵生物,好在他仍然能够思考。半小时的荆棘丛林,这次没有再碰到任何僵尸魔物,或许是不久前的一场大战引起的,魔物有著趋吉避凶的灵性,除了死魔將军那一类凌驾森林存在的天敌外,这五人也算得上是恐怖威胁.他们到了。永夜森林的流水河范围不算宽敞,却足够深,里面悠游的除了適应能力较强的本地食人鱼外,还有位於底层的深冰龙龟以及中型乌贼.如圣堂皇卫这样的强者要在一口气內飞越过河不是太难,难的是过程中,那一大群叠飞而起的食人鱼群聚口,就不下於海王类的一噬,在半空,即便是三星战士也难以无惊无险避过这样的攻击。这就是將永夜森林分隔成两半的著名河段,来此之前,眾人都知道有这样的一个河段,只是確切地点不算清楚,而且首领战士死后,剩下来的这几人就更没方向了,只有这五人到来时,就一下子判断出这就是那有名的河段。河边,五人升起了营火,时近傍晚。较远的一角,夏洛盘腿坐著,双眼闭著,正体会著自己身体的转变。转变为死亡骑士的过程不能算不好,但只要想到结果,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觉得是好。圣堂皇卫就在不远处,不时以警惕的眼神盯著夏洛看,好像那把腰间的骑士长剑隨时会飞出来將他一刀劈成两段似的。「现在感觉怎样?」坐在旁边的少女递了碗河水熬成的汤来。看著这碗黄澄澄的汤还有少女水汪汪大眼,他都不晓得自己的身体还能不能喝得了汤。没想太多,夏洛一口吞掉。热气伴隨著些许甘甜辣味滑入喉咙,落入胃中只剩一半汤水。还有一半是从他左右两手刚才合拢的那缝隙中直接流出来,剩下一点则是胯下內侧……「哇!」少女惊呼,水汪蓝眼已经瞪成一弯明月。「唰!」不远处圣堂皇卫的长剑啸声扬出,又缓缓收敛回去,圣堂皇卫的目光佈满了实质性的杀气。「唉!说真的,挺好喝,就是喝得少了些。」夏洛仰望树隙丛中的星空嘆.「呵呵……哈哈,哈哈哈!」少女掩嘴轻笑,很快便成了大笑,激得圣堂皇卫的长剑双进双出,让他休息得坐立不安。看著少女清澈如水笑容,夏洛也跟著微笑。满天星空下,他突然觉得,也不全是坏事了。「你们觉得,生命的祝福最有可能出现在哪?」分成三边的五人中,暗战牧师杰西邦特首先扬声提出了问题.听到生命的祝福,少女笑容暂停,然后似乎想到了一些什么沉思著,又看著夏洛好一会,从少女的琥珀色双眼中,除了有种似乎要恍惚的感觉外,他还看见了更多的想法。夏洛突然想到,便说:「早上那个男魔法师的事情,我会动手跟你的眼睛有关吧?」「你说城主的儿子?」「城主的儿子!?」夏洛大吃一惊.「嗯。」「嗯!?」「呵呵,你好惊讶。」「……废话。」「生命的祝福,传闻是永夜森林千年精华聚合物,据说在六千年前,最初的一批神崛起,他们有各个物种,其中位於包括永夜森林在內的千里范围,是由上古精灵族女皇暗夜女士掌控,在她取得神位那刻留下的一种法则造物,即是生命的祝福,而那神物,就是在永夜森林的中心场域诞生。」湿冷的声音响起,是暗战牧师正在解释。「中心是哪里?」矮人问。「生命最浓郁的所在。」「有水的地方?」「该不会就是这. 」圣堂皇卫提声说:「永夜森林河段多达十几处,没人能肯定会出现在哪。」「死魔將军也是为了神物才离开自己的主场吧?亡灵生物,能够使用这种东西?」矮人皱眉疑惑。「目光短浅,你们矮人都是这样的单细胞脑子,生命的祝福岂是一般神物,那是拥有生死两极的质量之物,足以扭转世界。」暗战牧师低声冷笑,好像破口风箱似的声音。「上一个吞下生命祝福的是千年前的一名人类领主,在那之后十年,领主成了同盟皇帝,他的生命持续了两百年才结束,是歷史上活得最久的普通人类。」圣堂皇卫用这段故事默然同意了暗战牧师的说法。矮人安卓红著一张脸,想要生气,似乎也找不到理由发脾气。「那是……」听著这些对话,夏洛突然感到一凛,那就像是在凛冽寒风中出现的一点火苗,是如此之暖感觉之深,以致於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就停在不远处河泊上的某个方向,在他仔细望去后,夜晚漆黑的河面上旁倒映的营火光芒中,出现了一丝碧绿以及苍蓝混合的光芒。「怎么了?」少女注意到了夏洛神情目光变化的不对劲,跟著看过去,两眼之后她细眉一皱,一种淡淡的魔法能量加持在双眼上,初级鹰眼术,蒂若芬那恬静的神色也变化万千。「是神……」夏洛喊出两个字隨即嘴就被一个冰腻的东西压住。是少女纤滑的食指。琥珀色的灵动双眼在不需言语下夏洛就明白了她大概的意思。「你们两个怎么了啊?」安卓注意到这边,靠过来,停住。他停住,是因为目光突然看到眼前地面上多了一团除了自己以外的阴影,影子正在迅速变大,安卓赫然抬头!一个燃烧著黑焰的人型物体正在下坠,物体手中有把巨剑,带著沉坠呼啸,向矮人直坠。死魔將军,逆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