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妓女父亲
妓女父亲

妓女父亲

***************************************************************************已经是上午10点钟了,小月还沉浸在睡梦中。「当当当」,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谁呀,这么早就来敲门?」小月一边抱怨着,一边从床上爬起来。「小月,是我!」门外传来一个带着浓厚东北口音的中年男人的声音。「这声音好熟悉,」小月想道,「莫非是……」想到这里,小月一打滚从床上跳下来,胡乱抓起一件衣服套在身上就冲出卧室。「爸,真的是你来了!」原来门外站着的这位身体壮实、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竟是小月的父亲。「爸,都这么长时间了,你咋才来看我呢?」小月一见到父亲,就像小女孩那样扑到爸爸的怀里,撒起娇来。

  「小月,都这么大的丫头了,别老和爹撒娇,让别人看见多不好。」「不吗,我就撒娇,我就撒娇。」小月说着,反而把爸爸抱得更紧了,父亲可以明显感觉到女儿胸前的两团肉球已经紧紧贴在了自己的胸前,不禁有些脸红心跳。小月已经两年没有回家了,见到父亲自然格外亲切。「爸,给你毛巾,擦擦汗。」「爸,你渴了吧,我去给您拿饮料。」「爸,你头一次进城,也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我好去车站接你。」小月热情地招呼着父亲,但是她发现父亲一会看看这,一会看看那,目光似乎有意躲避自己。她低头一看才发现,原来小月喜欢光着身子睡觉,刚才起床的时候,朦胧中随便抓起一件衣服就套在身上,没想到竟是一件半透明的睡袍,透过薄如蝉翼的面料可以清晰地看到两颗红润的乳头和下身那片黑色的三角形区域,小月的脸有些红了。正在这时,另一间卧室的门打开了,一个和小月年龄相仿,但身材略显丰满的女孩从里面走了出来。小月的父亲一看,原来是自家邻居周二楞的女儿周园园。「谁呀,这么早就来敲门,是不是查煤气的。」园园一边说,一边伸着懒腰。「什么查煤气的,是我爸来了。」小月说。「耿二叔,你啥时候来的?」园园问道。「刚下的火车。」小月的父亲回答。由于刚刚起床的原故,园园的上身只穿了一件粉红色紧身吊带衫,下身则是一条白色丁字裤。园园的乳房非常丰满,吊带衫的前胸被撑得鼓鼓的,两只乳房仿佛要把衣服撑破,从里面跳出来似的。由于里面没戴乳罩,可以清楚地看到两颗突起的乳头。下身的白色丁字裤更是窄得不成样子,两腿间只有一条一寸宽的布条包裹着丰腴的阴唇,有几根阴毛都从两边露了出来,而且由于布条裹得太紧,以至于两片阴唇的中间都被勒出了一道深陷的凹槽。两年前,园园还是一个瘦弱的小姑娘,没想到两年的时间,这丫头竟然发育得这么丰满肉感,小月的父亲不禁有些看呆了。「耿二叔,你怎么一见到人家就盯着人家看,人家都不好意思了呢!」小月的父亲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赶紧把脸扭向一边。小月说:「园园,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骚了,当着我爸的面还穿这么暴露的衣服,还怪我爸看你。」「我怎么越来越骚了?」园园反问道。「我这不是刚起床,还没来得及穿衣服吗。再说了,某些人当着自己老爹的面还穿一件半透明的睡衣,肉陷肉现的,和这些人比起来,我可差远了。」小月一听可急了,「你这小骚货,竟含沙射影骂起你老娘了,看我不教训教训你这小婊子。」说着,小月就把园园按在沙发上,一把撕掉园园的丁子裤,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两下,发出了「啪啪」的声音。园园赶忙求饶道:「月月姐,我知道错了,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不了。」说到这里,让我们先来介绍一下故事的主人公小月和园园吧。

  小月和园园出生在东北的一个小山村。八十年代以前,哪里是有名的贫困村,穷得连饭都吃不饱。八十年代后期,村子里有个女孩去深圳做了小姐,五年时间攒了五万块钱。在八十年代,五万块钱可不是个小数目,尤其对于一个连饭都吃不饱的贫困村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于是,村里未婚的女孩们开始纷纷效仿,由于做小姐的女孩越来越多,人们便给这里起了个外号叫「小姐村」。「小姐村」的女孩子到了十六七岁基本都要进城当小姐,没当过小姐的女孩不是身有残疾,就是长得实在太难看了。正是因为「小姐村」是靠女孩子们做小姐才摆脱了贫困,所以在这里没人敢瞧不起做小姐的女孩。相反,谁家的女孩要是没做过小姐,就会被村里人说三道四。小月小的时候因为长得比较漂亮,长辈就经常夸她说:「这丫头长得真俊,将来长大了进城当小姐肯定是头牌。」小月的父亲每次听到老乡这样夸自己的女儿,心里都美滋滋的。一般说来父母对女孩子的管教都会比较严格,因为一旦犯了错误女孩子总会比较吃亏。但是在「小姐村」却恰恰相反,因为女孩子长大后反正都要做小姐的,所以这里的父母都不怎么管教女孩子,有时甚至会故意放纵她们,以便让她们养成轻浮的性格,长大后好更容易适应小姐的工作。「小姐村」的女孩子们上学以前,夏天都很少穿衣服,和男孩子一样光着屁股在村子里到处乱跑。上学以后虽然不再光着身子到处跑,但是在家的时候,尤其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很多女孩子还是喜欢光着身子,小月就是从小养成了裸睡的习惯。「小姐村」的村头有一个水库,每到星期天或者放暑假,村里的女孩就会和男孩一样到村头的水库去洗澡。洗澡的时候男女生之间难免会打打闹闹,有时闹着闹着一时冲动就发生了性关系。园园小的时候就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有一次她去村头的水库洗澡,结果被五个男生给轮奸了,轮奸之后,五个男生还把她的衣服给抢走了,她只好光着身子跑回家,父亲见她把衣服弄丢了,还打了她一顿。当时园园才12岁。在「小姐村」女孩子十二、三岁就破了处,甚至怀孕的大有人在。所以很多父母在女孩子十岁之前就会教给她们如何避孕。有时女孩子出去玩,父母还会在她们的口袋里塞上两只避孕套,叮嘱她们说:「闺女,一会要是有男生操你,你千万想着给他戴套。上个学期爹都带你打过两次胎了,你可长点心吧!」正是因为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所以「小姐村」的女孩性格都很豪放。有一次,村里的中心小学开运动会,一个六年级的女孩在参加一千米跑的比赛中,因为出了很多汗,索性就把衣服脱了,裸着上身在操场上奔跑。偏巧那个女生发育的又比较早,两个圆鼓鼓的奶子随着奔跑的脚步上下摆动,引得男生纷纷起哄。一个二年级的男生冲她喊:「姐姐,你奶子真大,让我吃两口吧!」那个六年级的女生回头瞪了他一眼说:「小b崽子,想吃奶,回家找你妈去!」一个城里来的实习老师都看傻了。

  两年前,十七岁的小月和园园结伴来到城市,像村里的其他女孩子那样在一家洗浴中心做起了技师。一开始,她们住在洗浴中心的员工宿舍,因为宿舍条件比较差,在赚了一些钱之后,她们就搭伙租了一套房子。说起这间房子的房东还是当地派出所的所长。这人叫李得胜,别看官不大,出手却极其阔绰,光房产在市中心就有六处,还经常出入高档娱乐场所,是小月和园园的常客。当初小月和园园打算租房子的时候,他手里恰巧就有一处闲置的房产,于是就租给了小月和园园。虽然说是租,但其实一分钱租金都没收过,只是每月都会来这里和小月园园打上几炮,就充房租了。他自己还打趣地说:「别人租房要银子,我租房专要女房客的身子。」小月和园园每天下午1点钟上班,常常要工作到凌晨才能回家。到家的时候早已累得筋疲力尽,倒头便睡。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上午10点,又要准备第二天的工作了。小月的父亲见女儿如此繁忙,自已什么忙都帮不上,还要给女儿凭添许多麻烦,便打算早点回家。小月一听父亲要走,心里十分难过。自己已经两年多没有回家,父亲才来三天又要离去,自己甚至没有和父亲在一起吃一顿像样的晚饭,心里很不是滋味。没想到正在这时,小月的手机响了。小月接起一听,原来是洗浴中心的经理打来的。经理说他们刚刚得到内部消息,最近公安局要在全市开展一次大规模扫黄行动,所以洗浴中心要暂时停业一段时间,等风声过了再通知她们上班。小月放下电话说:「爸,我们这里每次扫黄都得持续十天半月,您就在我这多住几天吧,让女儿好好陪陪您。」当天晚上,小月亲自下厨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饭。吃过晚饭,小月把父亲领到自己的房间,自然有许多话要说。小月是单新家庭长大的孩子,母亲在她四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是父亲把她抚养长大,所以小月和父亲的感情特别深。妻子去世后,为了不让女儿受委屈,小月的父亲一直没有再婚。当时父亲才三十出头,正值壮年,到了晚上常常被性欲折磨得难以入眠,于是便常常把手伸到女儿的大腿根部,抚摸女儿的阴唇。没想到时间一长,女儿竟然养成了习惯,每天睡觉前如果父亲不抚摸女儿的阴唇,女儿就会心情烦躁,无法入睡。「小姐村」有个习俗,就是女孩到了青春后,做父亲的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帮女儿按摩乳房,因为异性的按摩可以促进乳房的发育,对她们将来的职业有好处,所以「小姐村」的女孩乳房一般都比较丰满。

  一天晚上,父亲帮女儿按摩完乳房又把手伸到胯下抚摸女儿的阴唇。摸着摸着,女儿的阴道竟然有大量的淫水流了出来。父亲知道女儿已经有了反应,就爬到女儿的身上,将早已勃起的阴茎插进了女儿的身体。虽然是第一次性交,但因为父亲的动作十分轻柔,再加上阴道内有充足的爱液起润滑作用,所以小月只感觉到有一点轻微的刺痛。打那以后,小月便时常和父亲发生性关系。自打两年前进城之后,小月就再也没和父亲发生过性关系。小月说:「爸,前几天一直让您在客厅睡沙发,委屈您了。今天就在我的房间睡吧,让女儿好好陪陪您!」「小月,你现在已经长大了,爹哪能还让你陪着睡觉呢。」「小月再大不也是爹的女儿?」「话虽这么说,可园园就在隔壁,要是让她听见就不好了。」「听见又能怎样,咱『小姐村』的丫头和自己爹上过床的多了,又不是啥见不得人的事。」父亲听小月这么一说,也就不再推脱。园园是个性欲旺盛的女孩,平时在洗浴中心一天接四五个客人都嫌不过瘾,今天突然闲下来还真有点不适应,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到了半夜,小月的房间隐隐约约传来女人呻吟的声音。园园心想:「小月现在是越来越骚了,竟然把男人领到家里来了。」但转念又一想:「不对,今天家里只有小月、我和耿二叔三个人,没有没有别的男人来过啊,莫非……」想到这里,园园急忙下了床,轻轻推开房门,捏手捏脚地来到客厅。园园来到沙发前伸手一摸,沙发上果然是空的,又来到小月的房门前,把耳朵贴在房门上,打算听个究竟。

  房间里这里正巧传出小月的声音:「爹,别舔了,赶紧插进来吧,我已经受不了了。」紧接着就是耿二叔的声音:「你先把套找出来,给爹戴上。」「咋了,爹,你还怕我有病!」「小月,你误会了,爹不是怕你有病,爹是怕把你肚子干大了就麻烦了。」「爹,你不用担心,我们这好多客人操逼的时候都不戴套,我每年都得去医院做几次人流。实话告诉你,我肚子里现在就怀着孕呢,因为这些天比较忙一直没去医院。以前在家的时候爹每次操我都戴套,现在既然已经怀孕了,不如趁这个机会正好和爹肉贴肉地做一次,再来个内射,让爹好好爽一把。」园园心想:「小月这丫头真是越来越疯了,居然和自己亲爹都干上了。」正在这时,只听小月「噢」地呻吟了一声,紧接着就传来一阵「噗哧噗哧」的抽插声。「小月,你在城里做小姐都两年了,没想到逼还这么紧,跟小时候一样。」「爹,不是我逼紧,是你鸡巴太粗了。啊……嗯……」「小月,你小点声,别让园园听见了。」「没事,园园那丫头睡着了像死猪一样,打雷都吓不醒,你就放心操吧。啊……噢……」小月和父亲淫荡的对话,再加上生殖器摩擦发出的「噗哧噗哧」的声音,让园园浑身燥热难奈,不知不觉就把手伸到了自己的胯下,不想小穴早已淫水泛滥,裤衩都湿了一片。

  【完】